让传统节日更好浸润时代人心

丹桂飘香,蟹肥菊黄,我们迎来又一个中秋佳节。诵读诗词,做月饼、品月饼,体验传统民俗活动,在看花灯、猜灯谜、饮桂花酒中领略文化魅力……中秋节到来之际,我们重温熟悉的味道、借助多彩的形式,共同感受这月圆人团圆的美好时刻。

传统节日,是特殊的时间节点,也是文化基因的表征。中秋的一轮圆月,承载着人们对“花好月圆人团圆”的美好希冀,饱含着中国人对故土的思念、对亲友的眷恋、对幸福的追寻。花间月影、诗词神话等造就的浪漫格调,生活理想、审美追求等融汇而成的丰富内涵,让中秋节成为独特的文化符号、厚重的精神寄托。千百年来,中秋文化赓续绵延、代代流传,浓缩于其乐融融的团聚时光中,展现在多姿多彩的民俗仪式上,成为共同的文化记忆与情感认同。

岁月流转,生活方式不断改变,但传统节日丰富的文化意涵,始终具有浸润人心的作用。习总强调:“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就像中秋节,即便这一天无法与亲友相聚相守,但一轮明月下的“天涯共此时”,仍能给人带来心灵的慰藉;“花好月圆”的美好期许,也总能鼓舞人们前行的动力。对待传统节日,我们要以虔敬之心守护其精神内核,也要以创新之力激活其时代生命。惟其如此,才能让传统节日焕发更加夺目的光彩,更好浸润时代人心,为人们提供精神的滋养。

如何让传统节日与现代生活对接?今天,时代的发展、技术的升级,为传统节日传承发展打开了广阔空间。比如,一些网络平台借助直播技术,实时呈现多地皓月升空的过程,并进行音诗画等创意表演,让天南海北的人们可以一起赏月抒怀、畅游文海,于方寸之间展现过节“新姿态”。比如,有文化馆打造沉浸式户外“剧本游”活动,游客可以与“穿越”而来的李白、张九龄、苏轼等古代文化名人“不期而遇”,共同探索中秋故事与风俗,在互动性演绎中收获节日新体验。这些实践生动说明,以文化创意、数字技术等不断赋能传统节日,为传统节日注入更多时代气息、文化元素,能让古老节日焕发全新魅力。

今年,中秋假期与国庆假期相遇,与杭州亚运会赛期相叠,让这个中秋不仅有家的韵味,更有国的情怀。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对于中国人而言,家国一体、家国同心,始终是流淌于血脉里的文化基因。中秋节,我们在体味充满烟火气的习俗中,倾听文化的召唤;也在深悟家国文化的厚重中,凝聚前行的力量。在这个祈愿人间万般的节日里,品味文化韵味,厚植家国情怀,为更美好的明天不懈奋斗,我们必将收获更多幸福时刻。

“万里无云镜九州,最团圆夜是中秋。”中秋节是团圆的象征、情感的寄托、文化的纽带。让我们共同感受中秋意蕴,深入体会其中蕴含的精神、价值与能量,更好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赓续传统中走向未来。(张 凡)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坚持以习法治思想和总体观为指导,准确把握完善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习总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创造性回答了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大问题,形成一系列原创性理论成果。

深刻的理论来源于人民大众的实践,只有不断拓展理论的深度和广度,用“大众话语”说清“理论话语”,理论才能真正变民群众手中的尖锐武器。

“千万工程”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以乡村经营为抓手,持续打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将生态红利变为民生福利。

区域国别学是典型的交叉学科,只有从不同学科视角贡献知识增量,通过融合、碰撞和创新,才能最终形成学科共识。

我们仍需抢抓“十四五”应对窗口期,战略上保持定力,战术上灵活机动。在强化养老、托幼、家庭支持政策基础上,进一步优化房地产市场调控。

中国正在打破西方对现代化标准垄断,探索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路,创造属于自己的发展经验,为现代化理论作出重要贡献。

人是经济社会发展全要素投入中最具活力、最具创造性、最具能动性的要素,人的全面发展和人口高质量发展是经济社会可持续的内在要求。

五个坚持明确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中处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产业发展与转型升级、一二三次产业结构、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国内与国际间关系的重大原则,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行动指南。

统筹粮食安全与活化乡村经济是未来农业农村发展面临的重大课题,亟待通过深化耕地保护模式的创新,探索面向多元价值诉求的耕地保护新途径。

在稳经济政策措施的持续发力下,无论是需求还是供给都处在逐步恢复中。鉴于需求不足是一个时期以来影响经济运行的明显制约因素,因此需求改善较之供给改善更能有利于经济运行。

通过建构共同体记忆和一定的情感叙事策略,彰显出我们党对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历史经验和新时代新征程的新赶考之路具有坚定的历史自信。

十年来的网络立法,涵盖数字中国、数字社会、数字政府等各个领域,辐射企业、社会组织、个体等各类主体。网络立法的进程与网络深度嵌入经济社会生活的步履同频共振。

平台经济在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就业、拓展消费市场、创新生产模式、国际竞争中大有作为。平台经济是数字经济的典型业态,是引领经济增长和推动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中国特色第三次分配是在道德力量、文化因素、价值追求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实现社会财富资源在劳动人民各阶层、社会各主体之间,由盈余方向短缺方流动或盈余方与短缺方共享的资源配置活动。

人的现代化是人的思想观念、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生活方式实现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社会关系和谐发展,人的素质全面充分提高。

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是重塑区域经济发展格局的重大战略,是区域经济增长模式的空间表达,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集中体现。

科技体制改革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社会各界利益格局的调整,只有立足国家发展大局和科技发展规律,才能够保证国家科技体制改革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