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篇恐怖故事合集

正如史蒂芬·金形容的那样,真正的恐怖是一种失重感,就好像你走在马路上,不经意间被人猛推了一下。

有个人进了监狱,监狱是上下铺,奇怪的是上铺那家伙似乎是个哑巴,从来不说话。这个人从进监狱的第一天起,就经常做噩梦,而且梦的内容都一样。

他梦见自己走在漆黑的小胡同,有个穿红裙子得女人杀了一个孩子,他想呼救,可是嗓子怎么也叫不出声,而且迈不动步子。不到一个月,这个人就被折磨的苦不堪言。

“你走在一个黑漆漆的小胡同,周围的光线很暗,你看见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她举起了一把刀,杀死了一个孩子……”

一人住出租屋,夜里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翻柜子,她突然意识到是小偷,但是这个胆小的女生不敢起床,只好闭着眼装睡,直到没听到动静了。

半夜,这家父母听到屋后的草丛里,传来指甲刮动木板的声音,这对老夫妻觉得毛骨悚然,大家都说是闹鬼。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夫妻渐渐忘记了这件事。

只见棺材板上面一道道指甲划过的印记,身上的衣服,身下的棉被被撕的一条一条,原来几年前……这姑娘被活埋了。

这是一条贼船,船夫是个坏心肠的家伙。一天,有个城里人坐他的船过河,摘下金光闪闪的表,上发条。那年头,机械表是奢侈物。船夫心生歹念,上前一把下来。城里人奋力争,船夫起木桨,把城里人死,系上一块大石头,投进了河里。

这一天,他在河里打鱼,一直到天黑日落,也没有打上来一条鱼,不由有些气急败坏。最后一网,他捞上来一个金属物,竟然是他掉进河里的那块表!

船夫正在疑惑,突然有一颗脑袋轰隆一声冒出水面,正是那个城里人,他脸色苍白,却笑着说:我每天都在水下给它发条啊!

矿井里空气稀薄,体力消耗的非常快,人在正常情况下不吃饭可以过五到七天,但是在这里只能活两三天。

有个人乔迁新居,半夜起来上厕所,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看自己。他心念一动,把眼睛凑到门镜,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有个女大学生,假期去给一个盲人老太太当保姆,老太太住在郊外,汽车七拐八绕,这才停在一个陌生的环境。

有个女生和舍友在校外合租,房间两室一厅,干净整洁。半夜,女生听到自己头顶上的墙面传来阵阵指甲盖划墙的声音,尖厉刺耳,说不出的难受。

房东离开之后,女人突然意识到,这房子里只有一张床,那个女孩回来住哪里呢?于是她赶紧给房东打电话,告诉他,房子里还缺一张床。

房东说:明天我去看看……对了,睡下铺的人交三分之一的房租,睡上铺的人交三分之二的房租。你们哪个睡上面哪个睡下面,要好好商量一下。

天很快黑下来,女人一个人坐在房子里看书,等到半夜,也不见那个女孩回来。她只好打开行李,铺在床上躺下了。

就在她迷迷糊糊要进入梦乡的时候,隐约听见有人对她说:姐姐,你睡上铺,你出三分之二房租啊。

想了想,她突然跳起来,打开灯,目光射向床下。床单垂下来,只露一条黑糊糊的缝隙。她弯下腰,慢慢把床单掀开,下面赫然躺着一具女孩已经风干的尸体……

她几步冲出门,一边跑一边掏出电话报案。这时候,那个的房东已经接近了那间房子,他的左手拿着钥匙,右手提着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