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讲述了在某电影拍摄期间,录音师霍峰以及电影女主角于红要找地方做音效,由此在霍峰所住的旧楼里发现了一场几十年前的冤案。

影片凭借对恐怖元素的制造以及恐怖氛围的渲染,令其一经上映便大获成功,引发了万人狂欢抢票的盛况。可以说是这部影片铸就了国产恐怖片的高峰。

据传由于影片过于恐怖跟惊悚,导致观影期间有位老太太因惊吓过度而猝死,由此影片也在一片质疑声中下映。而目前网络上能看到的大都是阉割版。

影片上映于1989年,当时中国电影市场花团锦簇、百花齐放,在这种环境下才得以让盗墓题材有“可乘之机”。影片以清朝末年珍妃墓的传说为切入点,讲述了六个目的不同的盗墓者、与土匪、满清遗老跟西陵护卫队间围绕着盗宝、夺宝展开的斗争。

之所以说其“承上”不仅因其惊奇、诡谲的盗墓题材,更是因其制造的惊悚诡谲的氛围跟悬疑感,而这让影片在开创盗墓题材的同时,走到了国产恐怖片的前列。

在那个年代,这部以清末皇室传说为背景,并充斥着民间俗说、怪谈的盗墓恐怖片,一经上映便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尤其是影片中大尺度的镜头、惊悚的画面都挑战着观众们的三观。尤其是影片珍妃从棺材中睁开眼睛场景,在当时更是吓得很多人心脏病发作。

它的出现让我们仿似穿越回了那个时代,那个林正英先生以一己之力开创僵尸时代的璀璨年间。但可惜的是一切都成为了历史如过往云烟。正如影片中所论述的主题基调。

当然这种作品少不了对前辈们的致敬。众多的符号与隐喻、众多的布景跟设计;都像极了一场悼念僵尸时代亡灵的艺术品。而在这种的基础上,影片也极大程度上进行了革新;无论形式与表达、无论思想跟主题;影片都以一种内敛且富有寓意的形式来处理。

而这部影响颇深的《山村老尸》,在当时也可以说解救了香港影坛,在这部电影里,影片不仅剔除了当时香港插科打诨的喜剧元素,更完全摒弃了欧美的血浆暴力。

就这样《山村老尸》利用简单情节构建完成了一场恐怖盛宴。《山村老尸》在剧情上虽然老套,以小明(海俊杰)跟好朋友玩通灵游戏为切入点,来引出关于鬼魂纠缠索命的悬案,但却一点也不敷衍,从最开始小明的朋友相继离奇死亡,影片就让人感受到了恐惧感,或转镜的一刹那看到鬼魂贴在人后背上,或朋友在幻觉召唤下跳楼死亡。

在周星驰演艺生涯里,尽管其拍摄的电影类型不胜枚举,但拍摄恐怖片至今却只有两部,一部是《回魂夜》、另一部则是《师兄撞鬼》。但这部《回魂夜》,则是一部彻底的恐怖电影。

影片以李老妇坠楼身亡为引,讲述到了回魂夜这晚发生的诡异事件,而电影开头,无论是扎纸人、迎头七的情节、还是阴森诡异的场景渲染,都让人感到无比恐怖。

除此之外,回魂夜时的场景营造、镜头下的空间剪辑,再将电影中椅子摇晃、电视机惊现身影画面呈现出时,更一度让观众们身陷恐慌氛围里。

这是部标志性的恐怖片。之所以称其为标志性,不仅因其阵容璀璨,投资巨大,更因在这部片中还充斥着中国特有的人文跟文化着墨。

这种风格有别于港式恐怖片的诙谐荒诞、更有别于内地恐怖片的时代特征,而是真正自成一派、严谨冷峻的文艺风格。尽管在气氛渲染上《诡丝》跟港片一样都是通过画面达到惊悚感,但在设定跟剧情上却是逻辑严谨、丝丝入扣。

这些问题都将在《诡丝》中为我们揭晓谜题,影片讲述了科学家黄三太(江口洋介)率领科学小组(大S、陈柏霖、张钧甯)发明了可以看到鬼魂的“孟结海绵”,并借此捕获了一个十三岁男孩的鬼魂。而为了查出男孩死亡跟鬼魂存在原因,科学组找来了探员叶起东(张震),令其跟踪被放出去的男孩查个究竟。

被称为“华语恐怖片标杆”的《双瞳》,入围了当年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单元”,上映后也获得无数赞誉,陈国富完全没有想到,第一次接触这种题材便能大放异彩。

《双瞳》在豆瓣的评分高达7.5,在陈国富导演的作品中仅次于《风声》,而对于一部恐怖片来说,也是实属难得的高分。《双瞳》的故事看上去,更像是一部与《》风格类似的猎奇犯罪片。

台北,一个闷热的夏天,三起离奇死亡的事件接连发生,法医发现,三个死者都是因为一种神秘的黑霉菌而产生了幻觉,导致最终的死亡。负责办案的是梁家辉饰演的警官黄火土和他曾经的搭档李丰博,共同追查这起匪夷所思的“幻觉杀人案”….

最基本的套路归纳总结,就是以喜剧作表皮、以僵尸为构架,然后用奇门遁甲、茅山法术等怪力乱神元素填充,并以此让情节更丰富、跳跃、惊奇,同时也不乏幽默触笔。

《僵尸大时代》影片由徐克担任编剧、监制,钱升玮执导,然后周文健、林雪、安雅、于荣光、计春华、张智尧等人主演,影片讲述了茅山师傅和四名追踪僵尸,随之发生了一系列古怪故事。

从这个剧情梗概上看,影片似乎还在原有框架打转,但当我们随着剧情进入影片、进入徐老怪为我们呈现的僵尸世界。你会发现这是僵尸片,更是一部恐怖片。

那就是国产恐怖片也可以很恐怖、很吓人,首先它采取的元素并非剽窃而来,而是取材于民间所信奉的迷信仪式,这种带有迷信色彩的仪式听起来就够瘆人的,原因在于这种仪式是真实存在的。并且有可能就在你我身边。

其次相较于《笔仙》这种日韩外来元素,民间迷信是深植于本土的,它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质跟灵异事件作背书;况且在当下的民间社会信奉这种迷信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