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首七夕诗词:一首经典一首哀怨一首千古绝唱!

独属于中国人的浪漫节日——七夕节,它的起源极为久远,早在上古时期,中国人就因为观察天空,把天空分成若干个不同的区域,并按照想象中的人神动物给予命名。

牛郎星和织女星就是星座其中之一,而后民间又通过想象,赋予了牛郎织女星一段瑰丽浪漫的爱情传说,并影响了此后无数的中国人。

从先秦经典诗经开始,一直到我们现代社会,无数的文人墨客、男女诗人在七夕这天写下来了或热烈、或哀怨、或怀念、或感叹、或激动……的诗篇。

在这么多诗篇之中,@以史为鉴专门选择出三首七夕诗词,这三首七夕诗词中,一首堪称最古老最经典的七夕诗词;一首是女诗人哀怨伤情,读起来令人潸然泪下的七夕词;最后一首则是七夕诗词中的千古绝唱!

在这首短短十句的五言七夕诗中,六句都用了“迢迢”“皎皎”“纤纤”“札札”“盈盈”“脉脉”这样的叠音词。

全诗从织女写起,写织女思念牛郎,织布“不成章”,一想起牛郎就“泪如雨”。两人虽然距离“盈盈一水间”,但是现实却是“脉脉不得语”。

有专家考证,这首诗大概是写于东汉末年,当时皇权衰落,外戚宦官交替专权,汉朝中下层知识分子要么陷入党锢之祸,要么眼看着朝廷卖官鬻爵,自身前途无望。

李清照写这首诗时,正值南宋建炎年间,外有金兵南下,内有奸臣专权。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临阵脱逃被贬官,之后又出任湖州知州,赵、李夫妻二人分别。

这一年七夕,李清照独居于池阳(今安徽池州),时值佳节,但是举目无亲的李清照却内心凄惨,她想到天上的牛郎织女都能每年团聚一次,而人间的自己和丈夫却还不如牛郎织女,根本难以团聚。

女诗人内心浓重的情丝哀愁,加上对南宋朝廷危亡的忧虑,这两种忧愁交融一起,通过作者之笔,写出了这首凄婉动人,让读者潸然泪下的凄婉七夕名作。

李清照在词中叹息:即使像昔日神仙那样乘槎去到天上,又乘槎回来,也不能同织女、牵牛相逢。即使鹊桥已经搭起,但是这天气这么一会儿晴,一会儿雨,一会儿又刮风,大约织女、牵牛已在分离了吧。

尤其是最后三句,作者叠用三个口语化的“霎儿”,用天气的阴晴喻人间的悲喜,将自己的不甘和担心以及幽怨写得淋漓尽致。

这首鹊桥仙上下阕前三句都是写景抒情,而后两句则是发表作者评价。秦观上下阕写景已经写得非常精彩了,比如上阙写织女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到了七夕这天可以飞渡银河;下阙写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结束,忍痛踏上鹊桥离别,又要忍受分离之苦;

当牛郎织女终于见面相会时,这美好的一刻,就胜过上人间千遍万遍的相会。作者用两句话就给读者展示了牛郎和织女虽然一年只能相见一次,但是他们的爱情远比金子更圣洁,这是属于最最理想的爱情观。

只要是中国人,可能有很多人都不能背诵这首词全文,但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句话在民众心中的普及度、和接受度都是极高,绝对不愧千古名句赞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