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利聆:蒋纬国私生子之母60年单身空等只换来3000元名誉赔偿

“又是一个春光灿烂的季节,蒋纬国到苏州留园赏明媚的春色,一路走走看花,行色匆匆。幽静的小路上,一个妙龄女郎独自行走。低着头,我们见面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

小姐坐在椅子上。当她读到这段话的时候,她偷偷地往旁边看了一眼,只见唯一的观众,一个满脸笑容的老者,仿佛沉浸在其中。

但还没等她继续看下去,正在听的老人忍不住打断了她:“没有这样的浪漫。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东吴生物系主办的生物标本展上。”大学。”

剩下的时间里,老人都很安静。虽然少女观察到她张了几次嘴,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直到她读到这段话:

“施利聆小姐因病去世,留下了儿子。孩子被命名为石,而不是蒋。命运似乎对蒋纬国不公平,他再次尝到了爱情的苦果。”

空气一时寂静。短暂的愕然之后,老者心中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愤怒,而少女则缩在一旁,存在感不断收缩,不敢说话。

我还好好地活着,怎么能被这些作者说我已经死了呢?这让远在他城的蒋纬国怎么想,他会不会认为自己已经不在了,所以不再为自己着想了。

对《蒋氏家族秘史》书的四位作者以及印刷该书的出版社提起诉讼。至此,一段被时间埋藏了近50年的恋情被挖掘出来。

处于中心的女主角,蒋介石次子蒋纬国的初恋情人,在采访中泪流满面,她等待蒋纬国已经近60年了。

施利聆有一段美好的婚姻。她英俊潇洒,疼爱丈夫,还有一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她本人也是一位美丽的女士。

她是著名“梅党”领袖、国民政府中国银行行长冯耿光的嫂子。这个认真负责的男人承担了施利聆和他母亲的全部生活费用。

因为姐夫的缘故,她从小就接受了极其奢侈的生活,见过各种艺人。她与孟小冬住在一起,与梅兰芳有交集。

因为漂亮的脸蛋和曼妙的身材,她学戏剧很长时间了。天真善良的性格和美丽的外表使她一直是学校乃至苏州有名的焦小姐。

这个男孩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在上海拥有几家工厂和一家著名的染料店。家庭背景不相上下,男人本人也很乐观。

他就是著名短跑运动员程金冠,从小就在速度上展现出远超他人的天赋。早在他认识施利聆之前,他就已经参加过远东运动会(亚运会的前身)。

婚后的日子和婚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施利聆依然享受婚前奢华的生活,但得到了丈夫更多的爱,也有更多接触名人的机会。

有一次,施利聆和丈夫去参观一个展览。闲逛时,施利聆发现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人在偷偷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施利聆在游泳池里再次见到了江家的二公子。蒋纬国朝她的方向溅起一水花,却只引来了施利聆奇怪的目光。

儿子爱上了已婚女人?姚业成皱起了眉头,不过一想到一向乖巧的儿子竟然对女人这么不关心,她也就放下了顾虑。

正好在家休息的施利聆,兴奋地坐上了姚业成派来的车。她天真烂漫,满脸笑容,只是以为自己能遇到另一个有权有势的女人。

令她惊讶的是,蒋纬国并没有直接向她表达自己的意图,而是与她谈论诗词戏曲,仿佛“很高兴见到你”,这让施利聆对他产生了好感。

所以,几乎每天,施利聆都会借口姚业城打牌邀请而出门。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她一直住在蒋府里,成了蒋纬国的私产。

时间过去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也被一些人看到了,其中包括蒋纬国和施利聆的丈夫程锦官所在的东吴大学的师生。

因为姜家二公子的身份,程锦官一直头疼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当地政府不仅迅速为程办理了各种手续,还支付了他出国参加比赛的全部费用。

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称为另一个男人的父亲,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父亲不明或无法接受的私生子。

说完这句话几天后,他一脸愧疚地告诉施利聆,他将被父亲送到德国学习军事,并且几年内不会回中国。

临行前,蒋纬国生怕施利聆对他的爱动摇,就继续说了很多甜言蜜语,“放心吧,我永远都是一样的……人心变了,想法变了”!”

等到程锦官回到家,他失望极了,自然没看出妻子有什么异常,而且他这么疼爱妻子,自然而然的就把她的一切行为都合理化了。

为何姚业成这个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长辈,在妻子怀孕后,却对妻子如此紧张?自然,施利聆的长相英俊,性格乖巧,深受长辈们的喜爱。

为什么施利聆经常看着信发呆,总是独自躲起来写信、发信?孕妇在怀孕期间出现情绪不稳定、异常的现象是正常的。

施利聆不忍心看到一向对她那么好的丈夫受到这样的折磨。她向程锦官道歉,安慰他,提出离婚,但都没用。

极爱变成了极恨。程锦官收起了眼泪,收回了对施利聆的所有感情。从此夫妻俩不再陌生,必须互相折磨才能生存。

有时候,5岁以下的孩子(蒋纬国的私生子)对自己和母亲之间的情况模糊不清,是一个不被家庭接受的隐形人。

“父亲”对他的厌恶,仆人对他的蔑视,让这个年幼的孩子变得小心翼翼。他小心翼翼地问妈妈:“我爸爸是谁?我爸爸在哪儿?”

一开始,蒋纬国孜孜不倦地围绕着自己,追求着自己,但一上手,新鲜期还没有过去,所以就看不起他了。

感情上被宠坏的石静宜无法接受丈夫与其他女人分手,哪怕是他的初恋,哪怕她生下了蒋纬国的独生子。

她想找到蒋纬国,让他赶紧处理这件事,但她无法见到蒋纬国,也无法联系到他。她只能从姚业成那里得知,那段时间他和石靖宜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想了一会儿,施利聆下定决心,再次拒绝了蒋纬国的邀请:“我决定不进这个豪门,更何况这里还有一只母老虎,肯定会杀了我!”

施利聆本人就是一个带着四个儿子(蒋纬国的儿子,和前夫的三个儿子)挣扎求生的女人。好在她还有姐姐和姐夫时时帮助她,让她的生活不会太拮据。

后来姐姐和姐夫没有钱赡养姐姐,都是一些海外亲戚寄来的钱。总之,在一波又一波好心人的帮助下,施利聆跌跌撞撞地培养出了几个儿子。

时间慢慢来到了20世纪90年代。她和蒋纬国已经分开了近50年,也等待了近60年。在此期间,她没有再谈过恋爱,也结过一次婚。

她等待蒋纬国太久了,直到黑发变白,当曼妙的身姿变得弯腰僵硬,当精致的脸上布满皱纹,她却始终没有收到蒋纬国的信。

可她已经90多岁了,她怕再也等不到蒋纬国了。施利聆心里还是抱有希望的,也许蒋纬国找不到他,或者一时忘记了自己。

比如我还活着,但那些出版商却武断地断定我病死了。书中宣誓:“施利聆小姐因病回国,留下一个儿子”。

这让施利聆惊慌失措。如果蒋纬国也看了这本书,然后相信了书中写的“施利聆病逝”,那么她就更不可能等他了。

直到她去世七个多月后,名誉诉讼才得出结论。法院判决书明确规定:“被告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施利聆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3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