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风大行其道但绝色美女如她再也不会有了

外界认为最具冠军相的“翻版王祖贤”刚收割了一波热度就以“性格不合”光速宣布退赛。想想这几年冠亚军是谁都悄无声息地港姐选拔,只能感叹一句香港流行文化难过罗湖关后,

这张照片发布在疑似王祖贤个人的社交媒体账号上,某度王祖贤吧也有同步更新,评论区里有人不敢相信,也有熟悉的网友力证是她本人。真真假假一时咱也不好说,但只要有她总会有媒体网友跟进~

激活一下大家的“死去的回忆”:90年代初和钟楚红关之琳张曼玉并称香港影坛“四大花旦”的王祖贤,公认的亚洲第一美女&亚洲第一,多少人被《倩女幽魂》里的她迷得连鬼都忘了怕。

今年56岁的王祖贤自2004年息影后长居加拿大,皈依佛门后生活非常低调,之前每每被野生粉丝捕捉到都会被婉拒打扰。

不过她最近似乎有些转变,最近甚至破例和偶遇的粉丝比V,还大大方方说“不用美颜相机啦,用原相机就可以”。想想这些年围绕着她“整容失败”、“脸部松垮女神变大妈”的恶评,从未回应的她似乎用行动表示自己早已卸下包袱。

想起早年港媒拉踩王祖贤,夸年长五岁的“红姑”钟楚红保养更佳,高情商的她回应:她(王祖贤)那么美,是被突然跳出来的媒体吓到才被拍到“怪样”。

美人惺惺相惜。红姑说:“我也被人批评过,早预料过改变不了别人对你的看法。我明白女人很在意自己的状态,但我不在意别人如何评价我,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就好。”

上一次王祖贤在媒体前公开露面还是在2016年。当时她参加父亲葬礼,被问及何时复出时她回应:“我已经尽力把最好的我留给观众朋友和还有关心我的人,这样子就足够了。”

当年的她年近五十,仍被外界心心念念惦记着何日重归荧幕。说起来上世纪十年代港圈美女如云,比她美的也有,但她终身一头黑长直发,独此一份的空灵清冷气质后人难再复制。

有人说这份气质来自她的显赫家世:曾祖父王仁峰是一代家,祖父王国藩也是当代名士,早年她陪祖父回安徽舒城老家祭祖,当地还为她修了一条“祖贤路”。

她少女时期开始受父亲影响爱打篮球,曾代表台北到香港参加过比赛,身高173CM的她在篮球架下被星探发现走上星路。

加盟邵氏3年她拍了15部电影,包括让她爆红的《倩女幽魂》。说起来聂小倩这个角色还是她自己主动跟施南生争取而来,当年的第一人选是破碎感鼻祖的中森明菜(),因为个子太高差点被拒绝的她说,“一个演员不应该害怕去尝试、去争取。”

跟她合作的“哥哥”张国荣直言,一开始她演技生涩很多动作都要自己教,但到了第二部《人间道》,她一袭白衣弹古筝起手的瞬间,已经是“阿姐”了。说句题外话,有传“哥哥”这一称呼,最早是从两人合作时王祖贤叫开而来。

当年香港电影正值黄金时期,爆火就拿下金像奖最佳女主提名的她,很多人都期待着她能一路高歌猛进。

她轰轰烈烈的几段恋情想必你们都还记得。和齐秦分分合合十余年,有15分钟为她写出《大约在冬季》的甜蜜,也有为他赤脚奔跑5公里拍摄《悬崖》MV的猛烈爱火,最终都熄灭于浪子从天而降的私生子打击。

让她身败名裂的是富商林建岳。当年香港富商们热衷于围猎女星,有随时砸出香车宝马千万豪宅的实力,也能放下身家地位连爬二十层楼送外卖。

但当年无人追问渣男谎称分居,传言林母一句“就当儿子叫了个鸡”的粗鄙之言,让骨子里清高的王祖贤怒走他乡。

看似无惧外界眼光的她有了几分心灰意冷,曾在访谈中说自己的字典没有“结婚”二字,如果遇不到精神层面能共鸣的伴侣,为何要做这一辈子的事?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她在2004年拍完《美丽上海》后宣布息影,从此在加拿大深居简出,以“行觉”法名皈依佛门。

隐退19年,隔三差五地削发出家、精神不佳、甚至整容失败的传闻从未消散,这些年她依旧披着一头长发,过着礼佛诵经、种花种菜的退休生活,基本不理尘世喧嚣。

替她操心37岁就退休、十几年没工作的网友也大有人在。其实她在最红的十年拍过六十多部电影,90年代初就因为缴税1000万上过新闻;广告接到手软,当年在故宫拍广告时瞿颖还在身后当群演,资生堂为了她也破纪录地开出了天价代言费。

她还是隐藏的理财高手:收入大部分拿来置业,房产遍布全球。被传言落魄的时候,身边气不过的熟人出来说过:她手中光现金就有10亿。

说起来哥哥当年在同一节目里对红姑也有过一番评价:钟记实在太靓,靓到就算她做得不够好,有一点点瑕疵,你都会原谅她。

和气质清冷的王祖贤不同,红姑的美多了让人心动的妩媚。才子李敖赞她“香港玛丽莲·梦露”,倪匡说她“站在风里,一颦一笑都是真正的美”,导演徐克总结得比较精准:“媚,但不妖;艳,但不俗”。

说来有意思,明明外表长得极其艳丽,红姑内心反倒是纯真浪漫清莹透彻,同时代港圈中,很难找到像她这样几无绯闻负面的女星。

她的人生经历,也几乎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出身香港普通家庭,父母经营小本生意,身为家中长女的她从小就深知生活不易。19岁参加港姐选拔,因为不会穿高跟鞋落败,只拿了第四名却被记住了质朴率真的样子。

先是刘松仁力荐她搭档出演《碧水寒山夺命金》,签约邵氏后就是跟周润发合作《胡越的故事》,两个都是当时如日中天的艺人,也都是一路提携她的人生伯乐。

二十出头就已成名,在《秋天的童话》《流金岁月》《纵横四海》之后更是声名远播,黄金时代的香港电影回忆,很多都和她有关。和她搭档的发哥、哥哥都赞叹她极其自律,很早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工作也绝不敷衍。

事业顺风顺水,她也自持有度,那个年代的富商男明星蜂拥而至,她公开自己的择偶标准:我要找的男人是值得我仰望的,他不一定要很富有,不一定要什么都懂,但至少和他在一起,我看到的世界和思考的方式,基本上和一个女明星平时接触到的、可以想象到的,有很大的不同。

她在巅峰时期遇到了广告才子朱家鼎,低调相爱四年后结婚隐退。两人约定不要孩子、携手逍遥同游世界,但2007年爱人骤然病逝,16年童话般的婚姻生活止于他那句最经典的广告名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几十年来,她在镜头前总是盈盈浅笑放松自然,亡夫葬礼上也不曾在媒体镜头前失态。只是在他去世十周年之际被问及,她的回答是:“日日都悼念”。

内心丰盈,生活也未曾止步。她热爱徒步,经常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照片,提醒大家爱护自然,状态好到让一向刻薄的港媒都赞她驻颜有术。

她喜欢逛美术馆,也喜欢摄影,索性自己成了画家和摄影师。她的画作卖到几十万,早些年拍摄的香港市井照片还集结成了个人摄影展,所得都用来做慈善。

绝代佳人总会老去,这些年她的眼角眉梢多了皱纹,也多出几分温婉。不喜欢P图的她说,“人总是要老的”,做真实的自己才能活得开心,自然老去又有何不可?

提起那些老去的女明星在镜头前的改变,很多 人曾引用过香港才女黎坚惠的一句话: “因为灵魂深处,有些部分掉了,或死了。 ”

其实她写的是二十多年前离婚的王菲。原本是安静站着不动就可以发光发力的女人,在经历了极大的伤害和挫折之后,体内的某一组细胞也遭受损害,选择退避或妥协的,灵魂慢慢被腐蚀枯萎;不服气或不放弃的会死而后生,活得更好更强更健美。

两个同时代的“港风大美女”都在巅峰时期隐退,有人替她们惋惜世间少了另一个张曼玉般的传奇。其实过了在风口浪尖打滚的年纪,历经坎坷也轰轰烈烈,也曾经把最好的自己绽放。青灯古佛找到内心平静也好,纵情山水活得热烈也罢,哪怕红颜老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今天就到这,喜欢看#大女主栏目的同学记得来点个在看和转发走一个呀,让我看看有多少人喜欢过这两大经典港风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