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小说:《宝贝

当时,宋琦刚从外面旅游回来,扶着门框换了一只鞋,又跳跃着在门垫外趿上另外一只,那只土褐色的碗就妖妖娆娆地撞进她的眼帘。她一双眼睛立时瞪得溜圆:天哪,这是什么时候淘到的宝贝?

宋琦屏住呼吸走到展示柜前。展示柜是老公的最爱,陈列着他几十年来收藏的全部玩意,红心木的佛珠、大理石的杵和臼、铜鼎、和田玉挂件……之前一直空着的最宽敞最抢眼的位置上,摆着一只碗。

这只碗大小跟普通饭碗差不多,釉色褐红,口大肚敞,碗口不太圆,碗底疙里疙瘩,和其他那些气质堪比大家闺秀的藏品比起来,更像一个拙朴的乡下汉子。但老公把它放在最抢眼的位置上,由唐三彩蓝釉马和玉观音来给它烘云托月,宋琦认为这碗一定大有来历,身份高贵。

又端详了一会儿,宋琦甚至觉得展示柜因为有了这只碗而显得别具一格,整个宅子也因为有了这只碗而亮堂了许多。

宋琦不懂收藏,也没有打算去懂,自忖有个识货的老公就够了。老公年纪比她大很多,她从不在朋友圈里秀恩爱。但一个人总要秀点什么,宋琦能秀的除了天南海北的,就是家里这些玩意儿。她迅速拿起手机拍了一张展示柜,然后给碗拍了几个特写,手指在屏幕上跳跃几下,不假思索地发了朋友圈。

点赞像气泡一样纷纷冒出,闺蜜第一个评论:“又添新宝贝了?”“幸运地碰到了。”宋琦喜滋滋地回复,语气中有种故意抑制的兴奋。

闺蜜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秀才华,很快写出一篇《古碗赋》,附在跟帖栏中,盛赞这只碗古朴雅致,珠圆玉润,“如莲之亭亭立于清水,若月之姗姗出于东山”。闺蜜的文字立即赢得一片叫好,甚至引来省城一位知名收藏家的关注。

这位民间收藏家也是宋琦老公的熟人,和宋琦两口子一起吃过饭。他在宋琦的朋友圈里仔细端详了展示柜和柜子里林林总总的收藏,最后从专业角度对那只碗作了评析:“它的美感、质感和光泽度都是我以前很少见到的,其光彩润泽充分表现了古人的审美观和美学理念,是瓷器艺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里程碑。就器形说,它大气圆和,象征着人性的饱满和谐;就色调说,它清雅而不浮夸,反映出一种清淡无为、不与世争的人文精神。”

宋琦家添了一个宝贝碗的消息,经过微信朋友圈一番推波助澜的宣传,整个小城几乎无人不晓。有小偷接二连三光顾宋琦家所在小区,左邻右舍都不同程度地遭遇了盗窃,宋琦家因为用的是高智能防盗门窗才免遭厄运。也有收藏爱好者三番五次登门请求割爱,宋琦都不为所动。

一周后,宋琦老公匆匆忙忙地从外地公司赶回来,刚进门,鞋都没换就大声唤宋琦:“听说你淘到一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