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已有信号 灾区民众收到问候短信

【涿州恢复信号】记者3日从中国移动获悉,涿州因暴雨致通信中断,中国移动紧急调派中型无人机应急通信系统抵达涿州上空,目前可从空中恢复停网区域的公网通信。“请尽快联系家人,耐心等待救援。祝平安!”8月3日早晨,涿州灾区的群众收到一条来自空中的问候短信。中国移动保定分公司副总经理卢刚称,本次启用的中型无人机应急通信系统,能够助力灾情严重区域恢复网络通信,可实现超过30km²的有效信号覆盖。截至3日上午8时,累计接入手机用户1580个。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田国宝山东滨州极速救援队是在8月2日早晨5点赶到河北涿州佟村的,作为最早到达的一批救援队,他们用两艘皮划艇运送了不少村民,“整个救援队一共来了30多人,我们5个人和两艘皮划艇被留在佟村救援”,极速救援队队长李飞告诉经济观察报。

比极速救援队稍晚一些,红心救援队从江西萍乡驱车1600公里赶到佟村,几个小时救出几十名村民,刮坏了两艘皮划艇,好在现场有补胎人员,用速干胶补好、充气,他们便再次投入救援中。

8月2日下午,河北应急部门的几台消防车集中在涿州市区的范阳西路,两台大功率抽水泵不停地将范阳桥下的积水抽出来。范阳桥下是一处洼地,上面是铁路,下面是公路,据工作人员介绍,积水有五六米深。

从7月28日至7月31日,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雨袭击京津冀地区,造成北京门头沟、房山及相邻的河北涿州等地遭受严重水患。

涿州县城一位居民介绍,现在城内大部分地区都已停水,小部分小区停电,洗漱和日常用水可以接绿化带浇灌水,饮用水有桶装水供应。涿州市相关部门也在加紧抢修水电和通信。

8月2日上午9点左右,已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陆续来到佟村东的桥头,桥头是G4高速涿州东出口直通涿州市区公路的一座大桥末端,由于被洪水阻断,所有车辆下高速后,只能行驶至佟村东的桥头。

大桥上下道挤满了车,大部分是救援队的,一小部分是接村民的摆渡车和私家车,后来的救援队皮划艇和快艇一度无法进入救援现场,在志愿者协调下,总算开出一条可供皮划艇通过的通道。

5点赶到佟村稍作准备后,李飞和队员们就投入到救援村民的工作中,他也记不清到底来往了几趟,救出多少村民。刚开始时,由于没有向导,只能一户一户敲门,有的人不愿走,愿意走的,还要收拾一下东西,运送一次耗时太长。

不过,随着部分佟村的年轻村民参与救援,效率开始提高,村民志愿者知道谁家还有人被困,谁家的人已经离开,不用一家一家敲门。一艘带马达的皮划艇,十分钟左右就可以跑一趟。

每当一艘皮划艇运送着村民行至桥头,桥头的救援队、志愿者和村民便会帮助提东西、搀扶。10点左右,救援队越来越多了,来自江苏徐州、宿迁、靖江等地都有多支救援队前来,此外,江西、山东、河北和河南的救援队也有不少,唐山的救援队还带来两艘摩托快艇。

红心救援队一艘皮划艇在运送村民的过程中被划破,到桥头后,一群队员忙着将皮划艇拖至空地,由于桥头空间较小,为了尽量不影响其他救援队工作,只能在一侧逼仄的空间补漏,半个小时后,再次投入救援工作。

第一艘皮划艇重新投入救援没多久,第二艘皮划艇也被刮破了。一位红心救援队队员告诉经济观察报,村里道路窄,水下有很多铁丝、铁皮之类的硬物,很容易被划破。

一艘皮划艇一般有两到三名救援队员,每趟可以运送七八名村民;快艇较大,一次可以带十多名村民。每隔一两分钟,就有一艘皮划艇运送着村民驶回桥头,由于救援队较多,村民转移进展很顺利。

10点半左右,由于前一天夜里赶路没怎么休息,上午又忙碌了几个小时,一部分救援队开始休整。徐州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看到桥下的蔬菜大棚困着一条狗,还扔过去一些食物。

上午11点30分左右,除了一小部分村民不愿离开,佟村大部分村民已经转移,部分救援队在做最后搜救工作。

初步估算,仅佟村一个村的救援队规模就超过10支,而且不断有新来的救援队加入。每个救援队多则四五艘皮划艇或快艇,少则两三艘,到中午救援工作接近尾声时,到达佟村的救援队预计超过20支。

这还仅仅是一个村的救援队,据“涿州发布”公布的信息,涿州市成立了28支救援队,共有8775名救援队员,来自全国各地的民间救援队更是不计其数。

佟村村民陈树林告诉经济观察报,佟村有400多户,2100多口人,8月2日一早还有数百人被困在村中。

从桥头进入佟村中心区域,大约一公里,大多数村民都盖起了两层或三层小楼,无论是楼梯,还是外墙、大门,都装饰得格外漂亮。但8月2日上午,整个村庄已经陷入一片汪洋。

村口的路标只剩下一小截留在水上。皮划艇上的志愿者告诉救援队怎么行走可以避免被水下的硬物刮伤。有了村民向导,皮划艇可以直接行驶到被救援村民的院门口,节约了大量时间。

乘坐皮划艇从中心街驶入,道路两边多数村民小楼的一层均被淹没,仅有二层和三层在水上。有的村民家院墙和大门只露出10多公分,其余全部没入水下,只有部分地势较高的村民院中积水相对较少。

根据救援队目测,佟村的平均水位在1.5米左右,地势较低的区域水深可达2米以上,“有的地方,跳下去水在胸口;有些地方,跳下去就没过头了”,红心救援队队长李江萍说,好在水不急,风险较小。

红心救援队的皮划艇驶过一户人家,门前站着三位村民,两位年轻村民登上了皮划艇,而一位老人则拒绝离开,从志愿者和村民的交谈中不难发现,这户人家还有两位老人不愿意离开。

村东的一片高地处,三四位老人站在一户人家门前,救援队经过时,劝说他们上皮划艇,老人们笑着摆摆手,让运送其他人,他们不愿意走。无论救援队,还是志愿者,虽然清楚留守村民面临危险,但也没有办法强制将村民带离。

“不愿走的都是守财奴”,陈树林的老伴开玩笑说,本来他俩也不愿离开,但拗不过子女们,最后勉强出来了,目前打算暂住到北京房山的女儿家。

据村民介绍,目前佟村已经完全断水断电,从7月31日被困以来,部分村民家里的米面粮油都被水淹,好在准备了方便面和矿泉水;也有部分村民家里没有被淹,但没电没水,也没法做饭。

虽然佟村水位在下降,但由于上游还在泄洪,涿州境内几个泄洪渠内的村镇,仍面临着较大的人员转移压力。

一位佟村的村干部告诉经济观察报,由于这次暴雨百年一遇,村民风险意识普遍不强,“前期让转移,也不愿意转移,都是老人,也不能强制”。

一位在佟村协调工作的当地干部说,作为参与救灾的干部,他们面临着极大压力,只能耐心给村民做工作,“这种关键时刻,不能出事,一出事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8月2日下午,涿州城区相当部分的道路由于积水无法通行,部分居民家中由于缺水没法做饭,一部分饭店也关门了,酒店因为缺乏布草,虽然有大量空房,但也不敢接受预定。

涿州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员、部队官兵和民间救援队,不停地四处补漏,排水,抢修电力、通信和供水。

从G4高速涿州东出口下高速,行走两三公里就到了佟村桥头,多数救援队下了高速才发现,手机不知什么时候没有了信号,电话打不出去,微信也发送不了。

通信受阻,给救援工作带来不少阻力。一位红心救援队队员说,“如果有信号,我们就清楚哪里需要救援,这边快结束了,一部分救援队就可以撤了”。

8月2日中午时分,一些不能在家里做饭的涿州市民到处找饭店,由于部分饭店关门停止营业,这个时候,只要有口饭吃,就不错了。范阳西路附近一家营业中的包子铺,下午两点多还不断有人前来。

同样在范阳西路的一片绿化带,不少市民提着大大小小的桶和瓶子排队接水,这些水不能饮用,只能洗衣服、洗澡。饮用水只能买桶装水,冲厕所则用附近积水。日子虽然比平时不方便了很多,但大家都能理解。

陈树林在等待女儿接他,也担心以后家里还能不能住,水泡过后,电路得改装,即便水退了,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了正常生活,“吃的喝的倒是无所谓,水电是大问题”。

陈树林说,这次他家至少损失了七八万元财产,“光电机就有七八台被水泡了,还有一车保温板也没来得及卸车”,他老伴说,不止七八万,还有两辆油车和一辆电车也在院中泡着,“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

“涿州发布”的信息显示,截至8月1日上午10时,全市受灾人数133913人,受灾村居146个,面积225.38平方公里。小清河分洪区共转移7个乡镇、67个村、8.6万人;兰沟洼蓄滞洪区共转移3个乡镇、57个村、4.2万人。同时,针对城区部分地段出现的内涝,涿州市组建联合巡查组开展不间断巡查,对城市排水设施随时抢修,采购了沙袋、挡水板等物资,并已完成对重点地区的调配;组织大型商超做好生活物资保供,将惠友集团作为安置点及防汛救灾队伍保供企业,企业库存火腿肠2.4万根、矿泉水23万瓶、面包5.9万袋、方便面43万袋、饼干6.5万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