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进!国内四大无人区到底有多恐怖

近日,“自驾车队进入罗布泊无人区多人失联”事件引发全网关注。据羊城晚报7月29日消息,自驾进入罗布泊的失联者已不幸遇难。

28日,警方通报称,22日一自驾车队自敦煌市出发,未经批准穿越若羌境内保护区。26日,1车4人失联,27日发现失联车辆,3人无生命体征,1人失踪。业内人士称,新疆罗布泊国家级野骆驼自然保护区夏季高温,地表最高温度可达70摄氏度左右。

近年来随着家用车辆的普及,自驾穿越成了一种较为流行的旅行探险方式,而无人区充满未知的旅程更是吸引了不少寻求刺激和挑战的户外爱好者,但是由于组织者的专业能力参差不齐,穿越途中遇险甚至遇难的事件时有发生。

在户外圈,一直流传着“国内四大无人区”的说法,它们到底有多危险?据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多人丧生或失踪。

据公开资料,罗布泊位于中国新疆塔里木盆地东部,中国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东缘,若羌县北部,是世界上著名的干旱中心,海拔780米左右。

上世纪60年代,在罗布泊还没有彻底干涸之前,我国的第1颗、氢弹均是在罗布泊地区试爆成功。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因为罗布泊及周边都是无人区。

罗布泊干涸后,周围的生态环境发生巨变,各种植物全部枯死,很快罗布泊就和塔克拉玛干沙漠融为了一体,变得极度干旱,从此成为了寸草不生的地方,被称作“死亡之海”。

几十年来,消失的生物学家彭加木、徒步中国殒命于此的余纯顺,小说《鬼吹灯》《罗布泊之谜》、天涯论坛的《双鱼玉佩》等一系列作品的渲染,让原本就神秘的罗布泊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资深户外达人罗煜在接受橙柿互动采访时表示,罗布泊的危险主要来自两点,一是沙尘暴,沙尘暴会让人迷失方向;二是流沙,车子一旦陷进去的话会很麻烦,只能等待救援。至于狼群等等,罗布泊不像可可西里,很少见,“藏羚羊是野狼的长期饭票,罗布泊除了戈壁就是荒漠,除了野骆驼外,很少能见到动物。”

另外,就是各种意外,罗煜表示:“现在这么热的天,如果车辆遇险的话,车上不能待了,得找个避阳光的地方,不然水分蒸发量大,脱水后很容易死亡。”他说:“这些年,去罗布泊自驾游的人多了,对大自然没有敬畏心,也出了一些事情,可能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后来罗布泊就禁止进入了。”

2019年3月,90后杭州小伙冯浩与女友林夕、徒步爱好者李志森三人同行,准备徒步穿越1500多公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羌塘无人区。进入无人区10天后,冯浩独自离队并失联。5月5日中午,队友李志森在微博上第一时间发消息称“冯浩自己走出来了”,向网友报平安。而此时,距离冯浩失联已经超过50天。

据了解位于那曲地区和阿里地区的羌塘,与可可西里、阿尔金和罗布泊并称中国四大无人区,是国内徒步最危险和艰难的路线之一,被称为“生命禁区”。这里有大量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比如藏羚羊、野牦牛、雪豹、藏野驴、藏原羚、黑颈鹤等30余种。

那曲市安多县自然资源局局长拉巴在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表示,游客徒步闯入羌塘无人区会有生命危险。第一个是气候恶劣,海拔5000以上,风雪交加;另外就是野生动物,比如狼、棕熊之类的猛兽、公的野牦牛,对游客会产生生命或者身体上的伤害。最大的问题是保护区太大,一旦断粮、断水,容易有饿死或者冷死的现象。2017年11月,青海可可西里、新疆阿尔金山、羌塘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发布禁止进行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明确这里是我国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群。

2014年10月4日,李聪明从日土县界山达坂出发,开始骑行横穿羌塘无人区至可可西里无人区沱沱河。这一天之后,李聪明未在网上发布过任何讯息,也未与任何亲友联系。

刘银川是拉萨旅游圈中的“大神”。2017年10月23日,刘银川徒步进入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他计划用60天左右穿越这片不毛之地。但三个月过去,刘银川再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曾成功穿越羌塘无人区的杨柳松曾写道:“事实上,走出荒原没有想象的幸福感,或是什么成就感,甚至有一种轻度的抑郁和迷茫。”

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部,总面积450万公顷。是21世纪初世界上原始生态环境保存较好的自然保护区,也是中国建成的面积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为丰富的自然保护区之一。

2020年9月,青海格尔木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禁止一切社会团体或个人随意从格尔木前往玉树州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开展旅游、探险、非法穿越等活动。凡是出租车、私家车由格尔木载客前往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一律必须先行前往公安机关进行备案。

2020年8月1日晚格尔木市公安局发布通报,在青海失联的女大学生遗骸在无人区被发现。经初步侦查,排除他杀。

西宁晚报此前报道,7月24日,来青海旅游的四川女大学生黄雨蒙已经与家人失联整整17天,着急的家人兵分两路分别前往她就读大学的城市南京和失联地青海格尔木寻找,并通过网络发布消息寻人。家属介绍,当日黄雨蒙在格尔木市内租了一辆出租车单人进入可可西里,而且是单程没有返回。其中有一条司机回馈的信息,黄雨蒙还跟她杀了价格,并说自己带了帐篷要住在可可西里。

黄雨蒙的一位朋友介绍,黄雨蒙到青海旅游可能和她的毕业有关系,她本该当年毕业,但因为很多原因连毕业论文答辩都没有做,她的毕业被延迟了,心情不好所以才出来一个人散心。

2020年8月25日,据西宁晚报消息,8月25日下午,玉树州治多县公安局发布情况通报,该报24日报道的在当地失联的95后河南小伙已离世。此前据西宁晚报报道,8月24日,来自广东的款款(化名)、仙仙(化名)求助,她的朋友李凯洋单人单车进入青海可可西里后失联超过一个半月,请求西宁晚报帮忙寻找。

据两名求助者介绍,李凯洋是河南省洛阳市人,生于1995年,当年3月,李凯洋辞职后单人单车带着4万块钱开启了环中国骑行。7月6发出朋友圈称自己在可可西里的“狼叫沟(疑似地名)”,并称前一晚听到有狼叫声音。在他的配图中是一张可可西里腹地的照片。

款款介绍,7月6日以后李凯洋和她就再没有任何联系,直到7月11日她主动联系李凯洋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而后7月22日她再次联系李凯洋依然没有对方的回复。

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格尔木市公安局介绍,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气候干燥寒冷,严重缺氧和缺淡水,自然环境险恶,被称为“生命的禁区”。擅自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开展旅游、探险以及非法穿越等活动,不仅严重破坏脆弱的高原生态环境,而且存在极大安全隐患,随时都会面临缺氧、迷途、沼泽陷车等生命威胁。

据中国国家地理介绍,阿尔金无人区位于阿尔金山南部,是一个四周被高山环绕的封闭性盆地,气候寒冷,干旱多风,蒸发强烈,全年没有无霜期,被称为“死亡谷”的那陵格勒山谷就在阿尔金无人区内。

听说当地的牧民宁愿让牛羊饿死也绝不会进山谷中放牧,因为曾经有人在山谷中追寻羊群时,再也没有出来,被发现时,他衣衫完整,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死因非常蹊跷,至今是个谜。

除了这种“神秘死亡”事件,还有很多诡异恐怖的传闻:比如每当大雨过后,谷地里到处是动物的尸骸,有野驴、野牛、野狐狸和鸟类等,动物旁边是烧焦的灰土;比如有人听见谷内传出猎人和挖金者悲惨无助的嚎哭声;比如有人常会看到奇形怪状的石峰,在夜晚幻化成怪物吞噬人命

经研究表明,那棱格勒山谷分布含有强磁性的岩石,越到谷底磁性越强,到了这里,指南针、电话、手机网络等等全都会消失;谷地特殊的地形导致在上空容易形成带电云层,两者相互作用,产生雷电现象,移动和高耸的物体容易遭受雷击;谷里的冻土层融化,形成沼泽,人畜一旦陷入,便会凭空消失。而所谓的“黑暗怪物”是因为那一片古老的石灰岩山体经过千百年的风吹雨打,溶解分化,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形状。